缺芯潮下的“造芯”培訓班:高薪誘惑、速成捷徑與拔苗助長(cháng)

捷徑

最先映入眼簾的,永遠是那些誘人的薪水數字。

25萬(wàn),30萬(wàn),50萬(wàn),甚至更多。

這些數字伴隨著(zhù)對應的崗位招聘信息,時(shí)不時(shí)出現在陳彤加入的微信群里。這是一個(gè)芯片行業(yè)交流群,但它真正的作用是為一家芯片人才培訓班招募學(xué)員。

是的,在近幾年中國上下“卡脖子”焦慮彌漫之下,被視為科技行業(yè)皇冠上的明珠的芯片行業(yè),也有了自己的人才速成培訓班——因為這個(gè)行業(yè)實(shí)在太缺人了。

根據《中國集成電路產(chǎn)業(yè)人才發(fā)展報告(2020-2021年版》,在2020年,我國集成電路相關(guān)畢業(yè)生規模在21萬(wàn)左右,預計到2023年前后,全行業(yè)人才需求將達到76.65萬(wàn)人左右,其中人才缺口將達到20萬(wàn)。

補上缺口的急迫,等不及動(dòng)輒需要培養數年的科班人才。行業(yè)需要更快的路徑,蠢蠢欲動(dòng)的個(gè)體更需要捷徑。培訓班由此誕生。

讓人動(dòng)心的薪資數據之后,客服的私聊消息緊隨而來(lái)。他們勸陳彤盡快做決定:

“入行的黃金期就這兩年了。轉行之后薪資差不多能提高50%?!?/p>

翻來(lái)覆去的話(huà)術(shù)差不多,都試圖傳遞一個(gè)信息:

“趕緊入行最重要?!?/p>

陳彤這個(gè)“外行”,倒是早就感到了轉行的誘惑。出于工作需求,他要和芯片公司頻繁接觸,這些年越發(fā)感受到某種巨大的機會(huì ):他看到自己對接的芯片公司開(kāi)出他年薪兩倍的條件,卻依然招不到人。

那為什么自己不可以試試呢?

他決定報名。慎重對比之后,他最終選了一個(gè)網(wǎng)友口中TOP3的培訓班,其中的課程設置頗為典型:共需6個(gè)月時(shí)間,其中4個(gè)月用于Linux、數字電路、Verilog、SV、UVM等理論知識學(xué)習,2個(gè)月用于項目實(shí)訓以及就業(yè)指導。至于選定的發(fā)展方向——IC驗證,與IC設計類(lèi)似,也是芯片設計業(yè)的核心崗之一,待遇類(lèi)似,但需求量更大:驗證與設計類(lèi)人員的需求比大約在2:1,甚至更高。

想要在短短幾個(gè)月內完成類(lèi)似科班生的知識技能培訓,學(xué)習強度自然很大,難度也高。有學(xué)員在網(wǎng)上的相關(guān)討論中吐槽,前期還能跟上,到了后期課程就難如天書(shū)了,評論中不少人表示贊同。

因此,事實(shí)上這類(lèi)培訓班的主力學(xué)員,反而是有相關(guān)學(xué)科背景的在校生們。在令“外行”羨慕的體系化的訓練之外,他們卻也紛紛選擇了“速成班”。他們的目的同樣明確,就是要確保能進(jìn)入自己理想中的芯片大廠(chǎng)并“存活”下去

——走了一萬(wàn)里路,最后一公里同樣需要捷徑。

陳鳴是北方一所985大學(xué)的物理電子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研究生。在猶豫了幾個(gè)月后,他終于下定決心,在芯片培訓班的繳費按鈕上點(diǎn)擊了確定。讓他做出決定的,是不久前收到的芯片大廠(chǎng)IC驗證崗offer。

在此之前,他一度覺(jué)得自己找到理想工作希望渺茫。入校這兩年,他眼睜睜看著(zhù)同專(zhuān)業(yè)前輩拋棄原本的職業(yè)規劃轉向芯片設計領(lǐng)域。臨近畢業(yè),芯片也成了他自己的就業(yè)目標。

“9月份秋招,我8月份才做準備。比較有意識的同學(xué),會(huì )在一、二月份就著(zhù)手準備,基本都準備了一整個(gè)學(xué)期。他們會(huì )選擇去往芯片設計方面轉,設計崗的門(mén)檻一般要比驗證崗更高一些?!标慀Q說(shuō)。

大廠(chǎng)的offer是在師兄的內推下才收到的,他因此覺(jué)得自己純屬僥幸。他不敢全然依賴(lài)四年的科班訓練,希望借助幾個(gè)月的培訓班訓練,提高自己平穩度過(guò)試用期的可能。

快速發(fā)展的行業(yè),讓學(xué)校里按部就班學(xué)習固定知識的學(xué)生充滿(mǎn)焦慮。他們缺失的面向職業(yè)的技能需要通過(guò)培訓班快速補足。這是非?,F實(shí)的需要。因此,在層出不窮的培訓班的學(xué)員中,像陳鳴這樣的重點(diǎn)大學(xué)研究生為數不少。

他們當中,很多人的目標基本都瞄向了芯片大廠(chǎng),這些公司開(kāi)出的薪資可能比不了剛融資后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型公司,但勝在穩定——發(fā)展前景好、加班更少,因此成了科班生的最?lèi)?ài)。

而這里的競爭同樣激烈。

“尤其是2020年以后,各個(gè)學(xué)校都在擴招,復旦更是直接擴了三倍。之前我的師姐去OPPO旗下的芯片公司應聘,人家刷簡(jiǎn)歷的時(shí)候就要求雙211?!?/p>

為了贏(yíng)得競爭,應屆生們希望通過(guò)增加書(shū)本之外的經(jīng)驗來(lái)占得先機。

在獵頭李杰看來(lái),在這樣的競爭思路下,培訓班確實(shí)是一種高效率捷徑。

“首先看業(yè)務(wù)。哪怕學(xué)歷普通,但做過(guò)的業(yè)務(wù)跟他們的業(yè)務(wù)關(guān)聯(lián)性很強、很切合,他們也是會(huì )考慮的?!崩罱苷f(shuō)。

“缺的不是培訓班的人”

陳彤和陳鳴們?yōu)檫@些芯片夢(mèng)付出的代價(jià),最直接的就是高昂的學(xué)費:幾個(gè)月的課程要兩萬(wàn)元。

這不是一個(gè)便宜的價(jià)格,下決心購買(mǎi)的人,都想清楚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對陳彤來(lái)說(shuō),與所學(xué)的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相比,他更在乎的其實(shí)是培訓班許諾提供的入行捷徑——其中包括就業(yè)指導、簡(jiǎn)歷包裝以及崗位推薦。

在他眼中,后者就足以抵消他的培訓費,尤其是在外界不停宣傳芯片行業(yè)水漲船高的薪水的背景下,這個(gè)錢(qián)看起來(lái)花得更加值當。

《中國集成電路產(chǎn)業(yè)人才白皮書(shū)(2020-2021)》顯示,2020年,半導體全行業(yè)平均薪酬同比提升了4.75%。我國集成電路產(chǎn)業(yè)薪酬增長(cháng)率為8.0%,預計2021年仍將保持較高的薪酬增長(cháng),增長(cháng)率預計將達到9.0%。

苗逸是一所211大學(xué)的微電子專(zhuān)業(yè)研二學(xué)生,她直觀(guān)感受到了這種增長(cháng):“去年我們學(xué)校出來(lái)的人,平均能拿到三十萬(wàn)左右,今年就大概是三十多、三十大幾的樣子?!?/p>

然而面對不菲學(xué)費,也有大量年輕人望而卻步,并心生懷疑。

“培訓班實(shí)在太貴了?!?/p>

苗逸最近正在跟著(zhù)培訓班的課程上課,而她的學(xué)習資料是以不足正版千分之一的價(jià)格從二手網(wǎng)站買(mǎi)來(lái)的。據她觀(guān)察,她所在實(shí)驗室的其他人,所用培訓視頻的來(lái)源都和她差不多。

“培訓班”三個(gè)字和芯片結合到一起,總是令人狐疑,這不僅讓購買(mǎi)盜版似乎有了理由,甚至引來(lái)更多的批評。有網(wǎng)友甚至發(fā)帖:“芯片確實(shí)缺人,但缺的不是培訓班的人?!?/p>

有參加培訓班的學(xué)員也表示,一旦從培訓班結業(yè),他們可能發(fā)現一方面,自己掌握了培訓班教授的內容,確實(shí)有可能通過(guò)面試;另一方面,他們也常常需要在面試時(shí),隱藏掉自己曾經(jīng)的培訓班經(jīng)歷。

曾有公司HR明確表示,一旦發(fā)現應聘者出自某個(gè)培訓班,會(huì )立刻取消他們的候選資格,“因為之前招過(guò)這個(gè)培訓班出來(lái)的人,吃了大虧”。

培訓班們也深知年輕人們的痛處,有的立刻打出“包就業(yè)服務(wù)”的廣告,做不到就“全額退款”。但細看,對于就業(yè)公司以及薪資待遇的標準卻是模糊的——培訓機構的底氣其實(shí)并非他們表現出來(lái)得那么足。

在一片基于高薪的略顯浮躁的行業(yè)景觀(guān)中,高昂的費用讓培訓班看起來(lái)有借著(zhù)焦慮“割韭菜”的嫌疑。不過(guò),芯片培訓班的從業(yè)者卻覺(jué)得這是再正常不過(guò)的事情:

有資深從業(yè)者表示,這一切都基于定價(jià)原則,學(xué)費上漲的主要原因是行業(yè)薪資的上漲。今年很多培訓班的學(xué)費都調高了10%左右,單個(gè)課程基本達到了2萬(wàn)以上。

“課程的價(jià)格基本上是按照學(xué)員未來(lái)的1~2年的月工資來(lái)算的。所以之前是1萬(wàn)多,現在是2萬(wàn)多,未來(lái)可能還會(huì )漲價(jià)?!?/p>

讓培訓班創(chuàng )始人們信心滿(mǎn)滿(mǎn)的,是逐年增長(cháng)的報名人數。

“2016年就可以看到,很多公司招人的機制產(chǎn)生了變化。跟這些公司接觸過(guò)程中,我們發(fā)現人才的缺口其實(shí)有點(diǎn)大?!辟?lài)琳暉說(shuō),他是E課網(wǎng)的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。

最初,E課網(wǎng)培訓班學(xué)員的主要來(lái)源是那些想要轉行的人們。

“2016~2017年,80%的學(xué)員來(lái)自社招轉行。這一般分為兩種,一種轉行是完全換了一個(gè)行業(yè),比如原來(lái)做機械的,現在轉到芯片,另一種是行業(yè)里的內部轉化,比如原來(lái)做測試制造,現在轉做芯片設計,因為本身在行業(yè)里面,對結構比較了解,也知道設計方向各方面的待遇發(fā)展都比較好,所以有動(dòng)力去轉?!?/p>

據統計,2021年,芯片相關(guān)企業(yè)新增10.6萬(wàn)家,注冊增速33.49%。芯片領(lǐng)域融資也屢創(chuàng )新高。億歐的數據顯示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中國芯片相關(guān)企業(yè)共發(fā)生融資事件287起,同比增加67.8%;同期共計融資金額為680.58億元,同比增加40.7%。

這使得芯片設計業(yè)正在創(chuàng )造互聯(lián)網(wǎng)之后的又一個(gè)高薪神話(huà)。

之后,應屆生和更多不同背景的人們被這個(gè)神話(huà)吸引。

“2021是我們爆發(fā)式增長(cháng)的一年,到了今年,這種情況還在繼續。我們每個(gè)月都要開(kāi)5個(gè)班,以前每個(gè)班招30人,現在30人放不下了,人數就調到了40人?!蓖踺x說(shuō),他是IC修真院的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。

賴(lài)琳暉進(jìn)行過(guò)一項統計:“我們E課網(wǎng)深度培養的學(xué)員,就是上完4~6個(gè)月的課程之后入行就業(yè)的,去年一共有2155人,其中學(xué)生有一千多——這大概是2020年深度培養學(xué)員的總數?!?/p>

激增的需求也催生出更加務(wù)實(shí)的課程設計。

有的培訓班甚至開(kāi)了專(zhuān)門(mén)的秋招班?!爱敃r(shí)有一些學(xué)員來(lái)咨詢(xún),說(shuō)他就想趕秋招,說(shuō)‘我們都是在校的學(xué)生,進(jìn)度能不能快一點(diǎn)’,之后我們就針對這些在校的大學(xué)生、研究生,做了一個(gè)班?!蓖踺x說(shuō)。

“不建議報班”

事實(shí)上,除了行業(yè)的高薪形象,培訓班費用上漲的另一個(gè)現實(shí)原因是,在這些機構擔任老師的人的薪水也同樣高昂。

與普遍意義上人們對于“培訓班”的印象不同,目前主流的芯片行業(yè)培訓班,都開(kāi)始避免“草臺班子”的印象,尋求由行業(yè)經(jīng)驗豐富的人來(lái)?yè)斒谡n。

而同樣的,只有薪資待遇高到一定程度,才能吸引到愿意投身職業(yè)教育的工程師。

“至少要超過(guò)工程師原本的收入。工程師一年50萬(wàn),在我們這就得開(kāi)80萬(wàn);做工程師80萬(wàn),我們最少給他100萬(wàn)。我們的課時(shí)費一直在漲,從小幾百漲到大幾百,到現在,有些都上千了。這個(gè)成本是比較高的?!蓖踺x說(shuō)。

但是即便如此,合適的老師也很難招到。首先,做老師和純粹做工程師,所需要的能力并不完全一致。其次,芯片設計是一個(gè)技術(shù)迅速迭代更新的行業(yè),就要求老師不能是純粹的老師,做老師的同時(shí),也要做芯片設計項目。于是,培訓班的老師大量來(lái)自兼職。

“現在我們群里的老師,全職和兼職的比例大概在4:6?!庇袕臉I(yè)者專(zhuān)門(mén)分析了自己就職的培訓班老師成分。

整個(gè)行業(yè)的高單價(jià),和越發(fā)激烈的競爭以及與最終就業(yè)結果直接捆綁的評判標準,使得有追求的培訓班不僅在教師側“燒錢(qián)”,還開(kāi)始在學(xué)員側提升門(mén)檻:學(xué)校、學(xué)歷、專(zhuān)業(yè)、畢業(yè)年限都被納入考核指標。

“學(xué)員的專(zhuān)業(yè)必須是理工科,還要有數電模電的基礎。如果之前學(xué)過(guò)這類(lèi)課程,我們可能才覺(jué)得學(xué)起來(lái)問(wèn)題不大。我們現在70%的學(xué)生是碩士學(xué)歷,博士大約可能占到1%~2%,本科生是將近30%。但是在學(xué)的過(guò)程中,大家覺(jué)得還是很吃力,后來(lái)我們就在降低課程的門(mén)檻?!蓖踺x說(shuō)。

學(xué)員多了,也就發(fā)現了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更適合轉向芯片:“學(xué)員里,電子類(lèi)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的能占到40%,材料的有25%。材料這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很特殊,有一些方向,比如半導體工藝材料的,它其實(shí)算是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,做數字后端可能很不錯,因為后端的工程師要跟生產(chǎn)廠(chǎng)等打交道。占比比較大的還有集成電路和微電子的,在20%,不過(guò)這屬于專(zhuān)業(yè)非常對口的?!?/p>

如果已經(jīng)邁入社會(huì ),那工作年限最好在三年以?xún)?,且越短越好。另外,不同的崗位,對應的學(xué)歷要求也不一樣?!跋駥W(xué)設計和驗證的,我們盡量招碩士。模擬版圖的話(huà),普通本科就可以。其實(shí)還有一些專(zhuān)科的學(xué)生也來(lái)咨詢(xún),我說(shuō)只能學(xué)模擬版圖,且專(zhuān)業(yè)必須是電子類(lèi)的?!辟?lài)琳暉說(shuō)。

有網(wǎng)友反映,在報名專(zhuān)做芯片驗證崗培訓的路科驗證時(shí),甚至直接被勸退了。因為學(xué)歷和專(zhuān)業(yè)都不達標,評估出來(lái)的轉行成功率很低,客服直接對他說(shuō),“不建議報班”。

從多種意義上,今天的芯片培訓班行業(yè)就是整個(gè)芯片行業(yè)的縮影,虛火、野心、急就章和不確定的未來(lái):

它有著(zhù)明顯的存在的意義——“我們現在缺人,很多公司短期內高校的人才補給不上就相互挖人。這個(gè)人今天在這家公司,明天就去了那家公司,薪水翻了三倍,換了三個(gè)公司。這其實(shí)是對資源的極大浪費,錢(qián)損失了,也沒(méi)有給公司創(chuàng )造多少價(jià)值?!蓖踺x說(shuō)。

“而培訓班可以救急,緩解行業(yè)這種惡劣的生態(tài)?!?/p>

但與此同時(shí),它作為一種臨時(shí)的供需失衡下的產(chǎn)物,似乎沒(méi)法給自己一個(gè)確切的未來(lái)——很多人把芯片行業(yè)今天的人才需求類(lèi)比多年前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希望趕上新一波造富浪潮。但半導體行業(yè)獵頭馮曉表示,這個(gè)行業(yè)其實(shí)并不穩,芯片的技術(shù)門(mén)檻很高。

“工程師非常吃經(jīng)驗,不像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剛畢業(yè)或者畢業(yè)一兩年就能夠拿到很高的薪水?!彼f(shuō)。

“當芯片行業(yè)沒(méi)那么火了之后,首先被淘汰的,或者就是這些沒(méi)那么深的根基的培訓班學(xué)員?!?/p>

不過(guò),這樣的危機看起來(lái)還很遙遠,在那之前,培訓班只會(huì )繼續生長(cháng),被它吸引的年輕人們也會(huì )繼續把自己的芯片夢(mèng)寄托于此?!矩熑尉庉?周末】

來(lái)源:品玩

IT時(shí)代網(wǎng)(關(guān)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,定時(shí)推送,互動(dòng)有福利驚喜)所有原創(chuàng )文章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授權,轉載必究。
創(chuàng )客100創(chuàng )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專(zhuān)注于TMT領(lǐng)域早期項目投資。LP均來(lái)自政府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IT、傳媒知名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。創(chuàng )客100創(chuàng )投基金對IT、通信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IP等有著(zhù)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。決策快、投資快是創(chuàng )客100基金最顯著(zhù)的特點(diǎn)。

相關(guān)文章
ISMC擬投資30億美元在印度建首座晶圓廠(chǎng)
缺芯潮下的“造芯”培訓班:高薪誘惑、速成捷徑與拔苗助長(cháng)
1.8nm工藝量產(chǎn)領(lǐng)先 專(zhuān)家稱(chēng)英特爾要戰勝臺積電了
研究人員發(fā)現蘋(píng)果Silicon芯片漏洞“Augury”

精彩評論